少帅的替嫁新娘
看会书吧 今天
第1章 替嫁

“我们苏家养你这么多年,替个嫁怎么了?你的命都是我们给的!”

“我不管你是不是心里有人,也不管那什么狗屁的指腹为婚,反正冷少帅,你就算是死,也要给我嫁过去!”

“阿轻,我知道这很委屈你,但我也没办法,我太爱悠悠了,拜托你了,替悠悠嫁过去吧……”

养父母,还有自己一心暗恋着未婚夫,不,曾经的未婚夫,所有人昨晚说的那些话,在苏若轻的脑子里,翻江倒海的响了整整一夜。

她是苏家好心收留的孤女,寄人篱下,受尽冷眼。

所有人都叫她要感恩,要知足,要忍耐……

可谁还记得,她那对为了保全苏家和明家的惨死双亲呢?

轿车在平缓的行驶在公路上,窗外行人倒退,街景繁华。

苏若轻却痛苦的闭上了眼睛。

冷宇赫,年纪轻轻,就名震江南的冷家少帅,督军府唯一的大少爷,家底雄厚,权势通天,手里还牢牢握着海关总税务司署的控制权……可是……

他再年轻有为,手握大权又如何,这个男人的狠毒残忍,阴险狡诈,比他那些华丽的权势功名,更加出名。

传言那些死在他手里的人,比他吃过的饭还多……就在他住的宅邸后院里,埋着数百具惨死的尸骨……

但凡是进了他卧室的女人,就没有一个人,能够活着出来的。

光是想想,苏若轻就颤抖得厉害。

他们哪里是要她去代嫁,这根本就是去代死。

车子,停下了,在一栋极其气派的欧式别墅外,高门深墙,威严豪华,门外站着配枪士兵,三步一哨十步一岗,防守严密。

一下车,光是看见门口士兵黑漆漆的长枪,苏若轻就小脸微白。

穿过大门与庭院,步行数分钟后,苏若轻终于踏入了这栋精致豪华的别院内门,佣人来往不停,可整个偌大的屋子,却没有一点杂音。

只有死寂阴沉。

“请上楼,等候少帅回家。”年迈的管家上前来,嗓音平和的开口。

苏若轻瞧了两眼他,见他眉眼慈祥,心里也松动不少,轻声问:“他……回来就直接找我吗?那婚礼……”

“婚礼的事情,以后再安排。”管家说着,抬手一往前送,是催促苏若轻上楼。

她垂下眼睑,唇边苦涩。

以后……等那个可怕的男人回来,她怕是没有命去等以后了。

上楼,进屋。

门板随即咔哒合上,屋子里陷入清冷沉默。

苏若轻在原地站了一会,才抬眸打量这间屋子。

内外两室,米色沙发,金边的玻璃茶几,上面摆着鲜花与点心,一旁小几上还有留声机和单独的铜色电话机……洋派十足,不愧是少帅的卧室。

苏若轻环顾了一圈,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,敛眸愣神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安静的走廊上,忽而响起一群人的脚步声,门板紧跟着一响,被人推开。

苏若轻后背紧绷,连忙站起身来,急急朝着门口投去仓皇视线。';

第2章 被讨厌的下场

外面站着一群女佣,端着木色托盘,鱼贯而入。

“苏小姐,该沐浴了。”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佣走上前来,她身量曼妙高挑,穿着水绿色斜襟短衣和长裙,神色倨傲的盯着苏若轻。

苏若轻太清楚这眼神背后的看不起和轻视了,她在苏家也是这样,那些下人,也是这样看她。

垂下眼睑,苏若轻一副温软无害的模样:“我不想洗澡。”

那女佣不悦道:“少帅今晚要回来,你必须要从内到外的,全部洗干净,免得脏了少帅的手。”

苏若轻还是垂着眉眼的温顺模样:“那就等他回来了,我自己洗。”

那女佣表情更加难看:“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进了这里,就得听话,少帅最讨厌你这样不懂事的女人。”

苏若轻勾唇浅笑,终于抬起了眸子,眼神清澈:“我不介意被少帅讨厌。”

反正,讨厌不讨厌,最后的下场不过都是一个死字,又有什么区别?

女佣皱起眉来:“我看你是当真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就听走廊上又想起沉稳厚重的脚步声,步步有力,霸气隐约。

屋子里的其他女佣立即噤声,连忙垂头往后一退,面色恭敬而又忐忑。

苏若轻心脏也不由跟着发紧,眼神颤抖的盯着门口。

脚步声,更近了。

深绿色的军装,终于出现在眼前。

身形高大挺拔,宽肩长腿,劲瘦的腰上皮带扣紧,带着白手套的右手随意搭在腰上的黑枪套上,金色的肩章闪耀刺目,胸口挂着一块银色怀表,给他那一身逼人的霸气添加上几分精致贵气。

苏若轻的眸光从他笔直长腿一路上滑,最终对上那人深沉锐利的眸光,心脏仿佛被雷电狠狠击打了一下,呼吸都顿住了。

那双眼睛,又狠又沉,满含冰冷,像是喷洒了烈酒的寒锐刀子,光是看一眼,就会被那锋芒灼伤。

“苏知悠。”他开口,嗓音低哑醇厚,极有韵味。

苏知悠,就是她替嫁的姐姐的名字。

苏若轻愣愣望着他,还未回过神。

他抬手,取下军帽。

另一边的佣人立即上前,双手接过。

他迈开长腿,朝着苏若轻逼近,站定在一步远的地方,垂下那双凛冽的眉眼,意味不明的盯着她。

“我在跟你说话。”

苏若轻猛然吸了一口气,这才回过神,惯性装作柔弱的垂下眉眼,轻声道:“是。”

冷宇赫笑了一声。

苏若轻还没细想他为什么笑,下巴就被抬起,手套粗糙,磨得肌肤微微发疼。

小脸被迫抬起,她再度对上那人深渊一样可怕的眼睛。

“知道被我讨厌,是我什么下场吗?”

这个男人,原来听见了她刚刚那句话了。

苏若轻错开视线,盯着男人胸口的怀表,接话说:“死。”

左右不过是一个死。

冷宇赫又是一笑,指头反复摩挲那纤细的下巴:“是生不如死。”

苏若轻睫毛一抖,有些惊惶的望向他。

冷宇赫似笑非笑的勾着唇:“还想被我讨厌吗?”

苏若轻抿了抿被吓得发白的嘴唇,竭力镇定的回答:“我从来没想过,我说的是,不介意被你讨厌。”

这胆大包天的女人,在顶嘴。

屋子里的所有女佣们,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她们都在这里待了两三年了,见过敢和少帅顶嘴的人,不过一只手的数。

而且最重要的是,凡是顶过嘴的人,没一个能再活着站起来。

少帅的威严,从不允许人违逆。

这个放肆愚蠢的女人,完了!';

第3章 洗干净

屋子里,一片死寂。

冷宇赫垂着眼睛,没什么表情的盯着苏若轻。

苏若轻与他对视了两眼,顶不住男人身上那股太过强势的气压,率先移开视线。

“有意思。”他说着,同时松开了捏在苏若轻下巴上的手指。

往后退了一步,他姿态潇洒随意的坐在单人沙发上,手指撑着下巴,漠声开口:“带她去洗澡。”

苏若轻脸色一白。

冷宇赫微微勾起唇,锐利眸光上下扫过她的身体。

身形纤细,衣着土气,脸蛋也素净得没一点粉饰,唯一稍有亮色的,大概是那双眼睛了。

明明是干净透彻的,但偏偏,又夹杂了一点,叫人看不懂的东西。

女佣上前来请苏若轻去浴室。

她不想去,洗了澡之后,又要做什么,用脚趾头想,也能想到。

她不愿意,跟这样一个看就可怕得要命的男人,做那种事情,她可能会直接被男人弄死在床上。

“苏小姐?”佣人催促。

冷宇赫就坐在对面,存在感强烈的盯着她。

她心里再不愿,也而不敢当着这个男人的面造次,咬紧下唇,她只能硬着头皮,跟着佣人往浴室走。

女佣动作粗鲁,几下扯开她的衣服,放水,将她摁进浴缸里,果真是从头到脚的狠狠洗一遍,搓得苏若轻雪白的肌肤都留下深红色痕迹。

她皱眉,礼貌的表示自己可以洗,可那些女佣根本不听,没有一个人把她看在眼里,连她抗议的话,也全然当没听见。

尤其是领头的那个,名字叫春秀的绿衣女佣,下手格外的狠毒,若不是一会苏若轻还要去见冷宇赫,苏若轻保证,自己一定会被她的指甲给刮花脸。

将苏若轻浑身都蹂躏了一遍之后,春秀又给她换上一件桃红色旗袍。

颜色俗气又艳丽,但做工却极其精致,料子柔软,是上等的绸缎,上面栩栩如生的绣着牡丹花,是正统的苏绣。

只是……这裙摆,是不是岔开得太高了,几乎到了腿根。

苏若轻扯着裙摆,微拧眉头,十分不习惯。

“你该出去了,少爷还在等你。”春秀再次催促。

苏若轻扫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。

头发随意挽起,露出纤细优美的脖颈,旗袍贴身,将她一身纤细的线条,尽数清晰勾勒,桃红色的衣服颜色,衬得她肌肤更是雪白细嫩。

明明是艳俗的衣服,却反而被她穿出几分与众不同的风情。

“快点,没听见话吗?”春秀推了她一把,满脸不耐。

苏若轻微微拧眉,眸光一转,又平静下来。

朝着浴室门走去,等到了门口,她又故意停下,磨磨蹭蹭的不愿意跨出去。

春秀本就对她十分厌烦,见状更是干脆抬手就推她后背:“叫你赶紧……”

“啊——”苏若轻尖叫了一声,顺着春秀的力度,直接扑摔了出去。

这一下,动静不小,整个屋子里的人,都朝她看了过来,包括对面沙发上,姿势随意的冷宇赫。

春秀推人的手,还没收回去,顿在半空中。

苏若轻跪坐在地板上,可怜无助的蜷缩着雪白纤细的长腿,垂着小脸,带着哽咽的低低开口:“春秀姐,对不起……”

她被人推到了,却反而道歉,这分明,就是受了什么凌辱,而不得不道歉。

冷宇赫正看着呢,春秀心中极其忐忑,少帅手段如何,她是亲眼见过的,要是现在不悦,那她就惨了!

“不是……”她立即解释,“少帅,我没有推她。”

苏若轻垂着脑袋接话:“对,她没有推我,是我自己摔倒的。”

越抹越黑。

春秀气红了脸,攥紧指甲,更想撕破那女人的贱脸皮。

冷宇赫轻轻一笑,站起了挺拔高大的身体,朝着浴室方向,缓步走去。';

第4章 脱了

他只是走近,什么都没有做,苏若轻就感到了一阵窒息,无意识的抓紧了裙摆。

黑色的皮靴,就停在她面前的地方。

“你们,都出去。”他开口了,却不是对着苏若轻说话。

春秀一愣,刚刚的事情,少帅不计较吗?

冷宇赫微微抬眸,扫向春秀。

春秀后背冰冷,连忙低头道:“是。”

她赶紧小心翼翼的走远,叫着屋子里的其他佣人,迅速从房间里退出去。

咔哒,卧室门,被关上了。

苏若轻还跪坐在地上,不敢抬头。

冷宇赫站了一会,慢慢蹲下身,那尖锐锋利的视线,随着距离的变近,也更具压迫力。

“自己摔倒的?”他开口,嗓音里若有若无的带了一抹笑。

苏若轻拿不准他的意思,干脆装死,垂着脑袋,就是不看他。

冷宇赫手指一动,这次,却不是抬她的下巴,而是顺着她露出的纤细长腿,轻轻的往腰肢上抚。

粗糙布料刮过肌肤,引起一阵颤栗,苏若轻缩了缩腿,抱紧了身体。

冷宇赫笑了一声,也不恼,干脆就收回了手,站直身体,用高大挺拔的身体阴影,无声的压迫着苏若轻害怕的神经。

“把衣服,脱了。”

他开口,直接了当的命令。

苏若轻瞳孔猛然撑大,环紧了手臂,浑身僵硬,不敢动。

冷宇赫漠声开口:“你还不动,是等着我来帮你,脱了吗?”

最后几个字,他微微加重嗓音,极具有威胁意味,

苏若轻小脸发白,默了几秒,声音为颤道:“我们……还没有订婚……”

“呵。”冷宇赫开口冷笑,“订婚,跟你?”

四个字,犹如巴掌,羞辱的扇在苏若轻的脸上。

她再发不出声音。

是啊,在冷少帅的眼里,她怎么配跟他订婚。

苏家跟冷家的订婚,也不过是冷老爷子当年的一句玩笑,那个时候,冷老爷子还只是是一个小小的军统书记,与药商起家的苏家,正好门当户对,于是饭桌上,酒杯后,几句玩笑,便定下了这么一桩可笑的娃娃亲。

冷家飞黄腾达之后,苏家不是没想过要高攀,可冷宇赫恶名在外,苏镇国又不想把自己的宝贝女儿送上门去求死。

冷家也看不上那小门小户的苏家,这桩婚事,原本是就这样默认的取消了。

可偏偏,前几日,又被病重恍惚的冷老爷子,给再提了起来,说什么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婚事既然定下,那就要娶,要不然他无言面对向来守信的列祖列宗。

于是这桩陈年旧事,又这样被扯了出来,而她苏若轻,成了那个最无辜的受害者。

“一次又一次的消磨我的耐心,你就这么想要……”冷宇赫开口,“见识一下,我讨厌一个人时的样子吗?”

苏若轻绝望的闭上眼睛。

这场灾难,她是逃不掉了。

与其被这个男人侮辱一场,然后悲惨的死掉,还不如……自己一头撞死,更加一了百了。

撑着地面,她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。

冷宇赫就那么表情平静的,一直盯着她。

苏若轻垂着脑袋,纤细匀称的手指,放在了盘扣上。

一颗,两颗……精致小巧的锁骨,渐渐露出。

冷宇赫垂着眸看着,欣赏似的,慢慢看着。

可苏若轻的视线,却落在一旁尖锐的桌角上,她若是就那么装上去,一定可以痛快的死掉吧。

闭紧眼睑,决心下定。

再第三颗纽扣被解开的那一瞬间,她猛然发力,朝着桌角,狠狠撞去!';

第5章 小野猫

闭紧眼睑,决心下定。

再第三颗纽扣被解开的那一瞬间,她猛然发力,朝着桌角,狠狠撞去!

可扑撞的身体,却在动作的半道上,被一只大手,横截阻断。

她的腰,直接被冷宇赫给抱住了。

男人高热结实的胸膛,紧紧贴在她后背上,灼热的呼吸,就吐在她敏感的耳垂上。

“想寻死?”

苏若轻那只小巧的耳朵,迅速绯红,连着半张小脸,都颜色微粉,像是涂了薄胭脂,娇艳动人。

“你放开我!”她挣扎起来。

既已经决定要死,胆子也更加大了起来。

冷宇赫贴着她的耳朵,轻哼冷笑,手臂收紧,微微用力,轻轻松松就将她抱起,一把压在冷硬的墙面上。

两人的距离,迅速拉近,几乎面贴面。

“果真是……”他一边说着话,带着手套的指头,更是直接抓住了她雪白的大腿,往里一探,“一只不听话的小野猫。”

话音落下的同时,他的手指,更是不客气的按住了她最柔软敏感的地方。

苏若轻整个人都绷紧了,这陌生的感觉和入侵,让她惊恐害怕。

脸色惨白,小手死死推着冷宇赫的胸口,惊声喊道:“你放开我!流氓!”

可她挣扎得越是用力,冷宇赫就越是满脸兴味盎然。

好似在逗弄什么玩物,以她的惊恐反应为乐趣。

这样残忍又可恶的男人。

那手指的动作,越来越过分和深入,苏若轻被逼得几乎尖叫。

慌乱无奈之下,她干脆抓着冷御琛的胸口的军衣,狠狠一口咬在他肩膀上。

那肩膀硬邦邦的,好似石头,硌得她牙疼,她本想松开,却又听见了冷宇赫的冷笑,腿间的手指,也更加放肆起来。

苏若轻又气又怒,较劲似的,拼命使劲咬那一块肩骨。

两人正在僵持,卧室门外,忽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“少帅,您要的人,抓住了。”

冷宇赫动作不停,甚至连嗓音都没有喘息,盯着苏若轻慌乱发白的脸,淡定开口:“带过来,在客厅,等我。”

“是。”门外的士兵应了一声,迅速退下。

苏若轻还死死咬着冷宇赫的肩膀,脑子凌乱,想着若是他一定要继续用强,她又该怎么办,是不是要直接咬舌自尽……

可男人的手,却在这个时候,突然抽离了。

他往后一退,苏若轻的身体,就无力噗通摔地。

腿间还清晰的残留着男人带着手套的玩弄的触感,让她羞耻得恨不得去死,也很不得,将这个男人,挫骨扬灰。

“小野猫,你可真够敏感的。”他带着玩味笑意的开口,垂眸,看着自己的手。

雪白的手套指尖上,清晰的映着一片水迹。

苏若轻抬眸瞧了一眼,顿时整个人都烧成羞耻的通红,羞愤欲死的咬紧了粉唇。

冷宇赫仍旧是似笑非笑的模样,慢条斯理的将手套扯下,随手扔在地毯上,对着苏若轻开口:“起来,跟我出去。”

苏若轻茫然的一愣。

跟他出去哪儿?

难道,这个男人,还要当着外面佣人的面,继续捉弄她吗?

没等苏若轻想个明白,冷宇赫便已经转身,往外走去。

“给你机会,自己跟上我,要不然……”

他身高腿长,几步便已走到了门口,头也没回,可光是那冷酷的嗓音,就已足够威胁苏若轻。

“我就亲自,把你脱光了,然后拖出去,扔给我的手下们,好好享用。”

苏若轻浑身一寒。

光是想想,那场面就足够让苏若轻生不如死。

她连忙撑起身体,一边扣上散开的盘扣,一边艰难的跟上冷宇赫的脚步。

等她走出房间门,冷宇赫的背影,刚好消失在旋转楼梯处。

苏若轻加快脚步,按着开衩极高的裙摆,慌张的小跑着追上去。';

未完待续,后续内容更加精彩
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

微信搜索 看会书吧 关注回复: 少帅的替嫁新娘 即可继续阅读 !

少帅
阅读 10万+ 190
精选留言
用户头像
95278
偷吃鱼的猫

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,用微信搜索 看会书吧 关注回复: 少帅的替嫁新娘即可继续阅读 !

16小时前
用户头像
20460
不加糖的咖啡

太好看了,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~

8小时前
用户头像
8886
小婷婷℃

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,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,安利给你们。

1小时前
NO.1
天价灰姑娘
天价灰姑娘
女生爱看

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沐暖暖慕霆枭,此书又名顶级宠婚:闷骚老公坏死了。为了同父异母姐姐的幸福,她被迫嫁给又丑又不行的慕霆枭。然而新婚之夜却充满着惊喜,丑男变男神,他们的伪

1
天价灰姑娘
女生爱看

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沐暖暖慕霆枭,此书又名顶级宠婚:闷骚老公坏死了。为了同父异母姐姐的幸福,她被迫嫁给又丑又不行的慕霆枭。然而新婚之夜却充满着惊喜,丑男变男神,他们的伪

2
道士房东,快开门
魔幻灵异

被男朋友扔在了高速路上,却被一个帅道士捡走了。没想到,整天见鬼不说,还要天天求爱占便宜的道士开门救命……

3
都市美艳后宫
都市生活

如此的刺激,如何让妈妈温碧芸忍受的住。她身体某一处已经泛滥成灾,急需要按抚及强大的入侵,可是偏偏引诱出自己的情欲并且给自己按揉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,她始终强忍着不敢

4
娇妃记:帝王囚爱
穿越架空

一朝穿越,本以为可以舒逸自由的过自己的小日子,吃吃美食,逛逛江湖,想法很美好,可现实很残酷,选秀,呵呵,她才十三岁啊,到底是要逆流而上呢,还是要顺流而行呢,好吧,

5
请叫我有钱人
武侠修仙

我妈身份神秘,无论什么人,竟然都得给足我妈面子。她老人家没有其他愿望,唯独想让我多生几十个孩子,只要谈恋爱,十个亿算什么,钱就要花在女人身上啊!唉,我也想沉迷学习

看会书吧
打开微信“扫一扫”
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