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周先生
看会书吧 今天
第一章

 

  六月,晋城进入夏季后,室外阳光火辣,天气闷热,压的人喘不过气来。这一天对于姜晓来说,是她一辈子都难忘的日子。

  姜晓一个人坐在四楼大厅的椅子上,周围人声嘈杂,很多来检查的年轻妈妈,周身透着母爱。如今,她也是准妈妈队伍中的一员了。

  她拿着检查单,前前后后看了八遍了。好朋友推迟了一个星期,她没放心上,半个月没来,她才恍然想起了什么。

  现在她整个人都懵了。

  想到五月的那天晚上。周修林醉酒,她送他回酒店。

  后面发生的事,她不敢想。像是一个梦,可是她清楚地知道那不是梦。

  她是真的怀孕了,不是肠胃炎。

  可是这个孩子来的太意外,这回她闯了一个大祸。

  姜晓惨白着一张脸,紧紧捏着那张纸。怎么办呢?上周她的毕业典礼刚刚结束,她还没有从学校搬出来。

  她的眸子慢慢蓄满了泪水,眼泪一滴一滴往下落。

  一旁的阿姨递了一张纸给她,“小姑娘,哭什么呢?多大的事都能解决的。”

  医院本就是人生百态的地方,有冷漠就有善良。

  姜晓抽着鼻子,被阿姨的话戳到心底最坚硬的地方,她再也没法隐藏,眼泪簌簌而下,越来越多。姜晓不爱哭,因为哭了,也不会有人在乎。只是怀孕这事毕竟是大事,她就是再独立,一时之间也乱了。

  那阿姨叹口气,“有什么问题,和你家人好好谈谈。”

  家人?她哪来的家人啊。

  姜晓拿过纸巾,擦擦眼泪,“阿姨,谢谢您。我没事。”今天只请了半天的假,她还得回去上班呢。

  姜晓把体检单折了成小小的一块放在包里的暗格里。看着周围一个个正在来产检的准妈妈们,她悄悄地摸了摸肚子,不敢相信,平坦的小肚子里现在已经有个孩子了。

  她从小乖巧,是老师同学眼中的乖乖女。人在最慌乱的时候,想到的是他们最相信的人。她拿出手机,给远在北方的好友林芜打了一个电话。林芜是她的高中同桌,现在在B大医学部念大三。

  电话很快接通,“姜晓——”

  “林芜,我怀孕了。”姜晓压着声音,语气里满是不安。

  林芜短暂的沉默后,问道:“……周修林知道吗?”

  “我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

  “姜晓,找周修林谈谈,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,这件事他要负一半的责任。”

  “可是那是意外。如果……”

  “你是不打算要这个孩子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别怕,去找周修林,和他说清楚,你们再商量孩子的事。”

  姜晓听到那边有人在和林芜说话,“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。”

  林芜有片刻的犹豫,吁了一口气,“姜晓,无论什么事总能解决的。不要怕。他是你喜欢的人,你要相信他。”

  姜晓明白这个道理,作为“小生命”的负责人,周修林肯定要负一半责任,可是问题是,她该怎么和周修林开口。再说,周修林也不是她想见就能见到的。

  姜晓的心情乱的很,即使林芜一再强调让她去和周修林说清楚,她还是没有那个勇气。她和谁都能聊得很欢,只除了周修林。

  周修林不是别人,是她从十六岁开始喜欢的人啊。

  两个喝醉酒的男女,自然而然地在一起。

  天未亮,她便离开了。

  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周修林。或者是她胆小吧,她害怕,害怕面对不好的一面。

  幸好第二天,她接到工作去外地出差。

  那以后,她和他都没有再见过。

  周修林是华夏影视老板,而她只是影视公司见习员工,一个小小的助理。

  现在想想,也许周修林根本不在乎那天晚上的意外吧。

  公司美女如云,有几位一线女星,周修林根本不会在意她的。

  姜晓在万分纠结中回了公司,眼看着前面要合上电梯门,连忙喊了一声,“等一下——”

  电梯门又慢慢打开。

  她冲进去,微仰着脸,嘴角挂着笑意,“谢谢啊——”最后一个字卡住了。

  电梯里只有一个人,身姿挺拔,穿着合体的西装,打着领结,笔直地站在那儿,气场足以震得她浑身发冷。

  姜晓楞在那儿,目光移不开,她只好硬着头发,喊了一声:“周总。”

  周修林看着她的眼睛,眼眸清澈温和,那双眸子有种古典美,倒显得格外漂亮,“回来了?”

  姜晓琢磨着,他这话什么意思?难道他知道自己去出差了?她轻轻嗯了一声,此刻她有千言万语堵在喉咙口。

  他问道:“几楼?”

  姜晓迷糊道:“什么?”随即她反应过来,连忙抬手,按下了17楼。

  “谢谢您。”她努力强撑得镇定,一言一行好像她和他是陌生人一样。

  周修林眸光一动。

  这期间,这部电梯神奇的一个人都没有上来。气氛静谧又泛着几分尴尬。

  姜晓紧张的后背都冒出了一层汗,她甚至不敢看他,一颗心都在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。

  电梯很快到了17楼。

  姜晓没敢看他,低着头说了一句,“周总,我先下了。”很礼貌的语气。

  见他没反应,她暗暗抿了一下唇角,就知道他怎么可能在意一个小助理呢。

  “下班后,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

  姜晓猛地抬头,眸光对上了周修林那双眸子,平静如水,随着电梯门慢慢合上,他也收回了目光。

  她定在原地,久久未动。

  姜晓读的J大传媒专业,大三开始实习,在朋友的介绍下,来到华夏,开始给公司的小明星做实习助理,简言之就是打杂。半年前,一次偶然机会,赵欣然要她来身边做助理,她的位置算是提升了一节。赵欣然是公司刚签下的新人,因为主演的一部网络剧,人气小火了一把。

  姜晓跟着赵欣然三个月,磨合的还不错,七月她也即将转正。

  赵欣然坐在房间里,翻着手中的剧本,一边还圈圈画画,因为是新人刚刚起步,对演艺事业格外认真。

  姜晓把咖啡放到她手边,“欣然姐,你的咖啡。”

  赵欣然抬了抬眼皮,“你的身体怎么样?”

  姜晓冷不然地吓了一跳,“挺好的。”

  赵欣然打量着她,足足几秒,也不说话就直直地看着她,“姜晓,你为什么不做艺人?”以姜晓的容貌,出道做女星绝对够格,只是她反而做个打杂的小助理。

  姜晓笑了笑,“我的性格不适合。”

  “哪有什么适合不适合的?你以为这个圈子的人都是天生适合的。你要是想走,我可以帮你推荐的。”

  姜晓摇摇头,语气坚定,“欣然姐,谢谢你,但我志不在此。我这辈子都不会做明星。”

  赵欣然皱了一下眉,话锋一转,“你和周总认识?就是我们周总。”

  姜晓愕然,连连摆手,“不。我不认识他。”

  赵欣然合上剧本,“好了,你不舒服早点回去吧。你不是要搬家吗?这两天我没有别的事,给你放两天假。”

  姜晓想到这个又头疼,大四毕业离校,对于刚刚毕业的人来说,晋城的房价不便宜,想留在这里单凭自己的收入其实不容易的。好在,这几年,她兼职存了一些钱,可以抵上三个月的房租。

  可是她哪里能回去,大BOSS不是要见她吗?

  姜晓站在电梯门口,不知道该不该进去。见了面又要说什么呢?周修林会不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,给她一笔钱,当做那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

  如果他真给她钱的话,她要认真考虑一下。

  她沉思了半个小时,终于还是硬着头皮去了28楼。

  她还是第一次上来,楼层里有些过于安静。总算看到周修林的助理,蒋特助,她是认识他的。

  蒋特助看向她,皱皱眉,“你是哪层楼的?怎么跑这里来了?”

  姜晓连忙解释,“我是来找周总的。”

  “找周总?有预约吗?你是哪家公司的?”

  “周总让我过来找他的。”

  蒋特助似想到了什么,“姜晓?”

  “对!我是。您怎么知道我?”

  蒋特助笑了笑,“周总正在开会,你先到他办公室坐一会儿。”

  “不不,我就在外面等吧。”

  蒋特助打开门,“进来吧。里面没人。”

  姜晓被迫进去。

  蒋特助看了看时间,“我要去接人,你坐一会儿。”

  姜晓手足无措地进了办公室。

  办公室宽敞明亮,装修简洁,黑白风为主。她走到一旁的书柜,上面摆放着整整齐齐的书,从经济学到影视,引她注意的是那几张照片。

  姜晓情不自禁地注视着。

  中间摆着一张全家福,看照片中的人应该是近期拍的。周父周母站在中间,周修林和他的妹妹站在两旁。周母是个美人,周修林的容貌像母亲多些,而他的妹妹周一妍更像周父。

  这么一看,周修林明显要比周一妍好看,有这样的哥哥,不知道周一妍会不会吃醋?

  姜晓踮起脚尖想看靠近一点清楚,却听到身后有动静,有人走进来。她紧张不已,膝盖咚的一声撞到书柜上。

  在安静的办公室,一声响倒是有些突兀,周修林寻声望过来。

  姜晓连忙转身,僵硬地站在那儿,一脸慌张,“周总——”

  周修林回头和身后的那几个人说道:“按刚刚开会提到的去办,你们先去忙吧。”

  他关上了门,一步一步走到办公桌前。

  姜晓紧握着拳头,解释道:“我刚刚在门外遇到蒋特助……”

  周修林应了一声,“在看照片?”

  姜晓窘迫地点头,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要看的。”

  “照片放着,进来的人都会看到。有什么想说的?”

  姜晓咬咬牙,“你们一家人都很漂亮。”

  他扯了一抹笑,“谢谢夸奖。”

  姜晓沉默了,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紧张、羞涩,还有心中有鬼,更让她不敢轻易开口。

  其实要是熟了,就会发现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。

  周修林抿了抿唇角,“姜晓,我们谈谈。”他稍稍一顿,“关于那一晚。”

 

 

第二章

   
 

  姜晓定在原地,舌头好像打结不会说话了。

  周修林迈起步子,空气中好像有一阵微风徐徐吹过。他走到沙边上,缓缓坐下,不急不缓道:“你过来。”他朝她露齿一笑,笑容温和。

  姜晓大脑一片空白,像是受了蛊惑一般,径直地走过去。只是在离他两步之远的距离停下,她看着自己的脚尖。早上去医院,她穿了前些日子刚买的小白鞋,这会儿小白鞋被踩了好几个黑色的印记。这双鞋花了她六七百,实习生的工资并不高,鞋子花了她四分之一的工资,幸好下个月她要转正了。她第二次穿,都没有心情心疼。余光悄悄看向他,他脚上那双黑色的皮鞋,干干净净的,和他给人的感觉一般。

  周修林微微拧了一下唇角,“你在紧张?”

  姜晓暗暗吸了一口气,摇摇头。

  “那你怕我?”

  姜晓还是摇摇头。

  周修林默了一刻,“坐下说话。”他的语气还是一贯,不轻不淡。

  姜晓用力掐了一下掌心,终于鼓足勇气看着他的眼睛。“你要谈什么?”

  她这一开口,声音微哑,尾音还带着一分颤抖。她这不是怕他是什么?周修林眉心微微一动,拍拍沙发,意思很明显,姜晓乖乖地坐下来。

  他清清嗓子,终于开口,“那天晚上我喝醉了。”

  姜晓窘迫的双颊热滚滚的,她下意识地咽了咽喉咙,“我——”

  “虽然我喝醉了,但是发生什么我还是有意识的。早晨醒来,你走了。”这个剧本完全超出他的控制范围了。

  姜晓:“……那是意外。”

  周修林的脸色有几分凛然,“那晚事发突然,我没有做措施。”

  姜晓咬咬牙,下意识地回了一句,“我吃药了。”

  周修林短暂的一愣,“姜晓,难道你不准备找我——谈谈吗?”

  “谈什么?”

  周修林被她问的一愣,他看着那双眸子,浅浅的,像猫眼石一般单纯。此刻,明明她是那么的紧张不安,偏偏装的那么平静。

  “周总,那天晚上是个意外,我——”她有些急切,“我并没有想和你要什么。”

  “如果我愿意给呢?”

  “……你要给我钱?”

  他笑笑不语。

  姜晓一脸郁结中,甚至还在压抑着怒意。她虽然不善与人争辩,可是也是有脾气的。他把她当什么人了。

  “姜晓,我今年28岁,单身,工作情况你应该是知道的。”

  姜晓狐疑地眨眨眼。

  “我的家庭还算简单,有一个比我小六岁的妹妹,她在国外读大学,父母陪着她,最近他们会回国。”

  姜晓腹诽,周家那样还算简单吗,那这个世界就没有复杂了。

  “你还想知道什么?”

  姜晓警惕:“我要知道什么?”

  周修林稍稍一顿,“我们可以以男女朋友的身份交往下去。”

  一句话掀起千层浪。

  姜晓猛地站起来,“你在开什么玩笑?”

  周修林扬了扬眉眼,“你今年22岁,即将大学毕业,你我之间相差六岁,我觉得这应该不是问题。”

  姜晓指着自己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  周修林颔首,“你叫姜晓,姜子牙的姜,拂晓的晓,22岁,J大传媒系专业。高中毕业于晋城一中。”说起来,还是他的小学妹。

  “你调查我?”

  周修林没有解释,“你觉得那晚的事,就那样算了?”

  姜晓大脑飞快地转动,“周总,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  “我需要一个女朋友。我下个月,我母亲他们从国外回来。”

  姜晓算是明白了,“你让我假扮你的女朋友?”

  周修林没有回复她,嘴角浅浅一动。

  姜晓脸色越来越白,只是直视着他。办公室的帘幕没有全开,几束光线打进来,逆着光,她看不清他的面容,只有那双眸子,沉静却熠熠生辉,像晋城深夜亮起的那座灯塔。

  “不行,我不能。那天晚上是意外,算了……”她撇开眼强忍住,他提出的诱惑。做他的女朋友,虽然她很想很想。窗外细碎的光点洒满半室空间,光泽像幻影一样。

  这时候门外传来两下敲门声。

  “请进——”

  一个中年女士推开门,“周总,影姐来了。”

  周修林抬起手看了看时间,“给她泡杯咖啡,和她说一声,我一会儿过来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办公室又恢复了安宁。

  公司姐能称呼“影姐”只有一姐程影了。程影和周修林关系匪浅,网上有猜测,程影的男友其实就是周修林。

  程影能走到今天,离不开周家。

  周修林低沉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,姜晓恍惚地想到什么,垂下眼眸,开口道,“对不起,我不想。”

  周修林看着她那张脸,耐心询问道,“为什么?”

  姜晓心里失落落的,这种事虽然女方吃亏,但是她不想太勉强。“你比我大太多。”

  六岁……太多……

  饶是拿过最佳辩手的周修林遇到姜晓也是无话可说了。他微微叹了一口气,“那么你想要什么?”

  姜晓紧握着手,摇摇头,一脸真挚,“我现在只想好好工作。”

  好好工作,这个理由真是好。

  他这个老板总不能打击她的工作积极性吧。

  “如果有事,可以打我的手机。”他的声音依旧平稳,同时递出一张卡片,上面写的他的私人号码。

  姜晓接过来,捏着手中,她扫了一眼卡片,上面写着:

  周修林

  1**********

  手写的钢笔字,字迹工整。倒不像是名片,姜晓把卡片装到包里。

  周修林黑眸凝视着她,见她一脸坚决,突然失笑。原来自己在她眼底这般没有魅力。

  “姜晓,我们可以从朋友做起。”

  姜晓“喔”了一声。

  姜晓出了他的办公室,刚出来,双腿发软,她倚在墙上勉强撑住没倒下。

  她刚刚拒绝了周修林。

  她竟然拒绝周修林了。

  她生生地就放弃了一大片森林。可是,两人谈完,她还是没有说出重点。比如,肚子里的这颗小种子该怎么办?

  傍晚,姜晓回了学校,在食堂简单地吃了晚饭回到宿舍。

  他们宿舍老大和老四都已经回老家了,老二在本校读研还没有走。

  “咦,姜晓你回来了!院里发通知,最迟这周末我们我得搬走,你找到住的地方了吗?”

  “找到了,我周末搬。”

  “你住哪?”

  “2号线地铁附近。”

  “你怎么了?中暑了?脸色看着不是很好。”

  姜晓拍拍脸,“天热的。”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签名照,“喏,你偶像的。”

  “呀,谢谢啊。”黄娅激动的抱着她亲了一口,“我家钟一硕就是帅。你在片场,有没有和他接触过?”

  “他请我们吃冷饮了,人挺好。”姜晓没说,一个月下来他和女一号也挺亲昵的。

  “当明星助理也挺好的呀,可以见到自己喜欢的大明星。”

  姜晓笑笑。

  “对了,晓晓,李莉七月初要结婚,给我们几个发请帖了。”

  “结婚?”他们这才刚刚毕业啊。

  “李莉怀孕三个月了。”

  姜晓张着嘴巴,“这也太快了。”

  “她和她男朋友都谈了四年了,结婚也是早晚的事。”

  “我的意思李莉怎么怀孕了?”

  黄娅捧腹大笑,“你傻呀!她和她男朋友不是早住一起了吗?只不过李莉也太能藏了,整整瞒了我们三个月啊。她结婚我们可要好好闹闹。”

  姜晓心虚地应了一声,赶紧去收拾行李去了。

  周五晚,周修林参加晚宴,蒋特助也提前邀请了赵欣然出席。

  赵欣然最近人气上涨,几个导演、制片人刚刚已经在和她讨论他们接下要拍的电视剧。她的谦逊认真的态度,给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

  不远处,周修林和星美的少东家莫以恒站在一处。

  莫以恒长的俊美,性格和周修林完全不一样,一晚上不知向在场的女星们抛出多少媚眼。而周修林女人也会肖想,不过也只是远观。

  “修林,你最近好像很喜欢这位,走哪带哪。”莫以恒指了指远处的赵欣然。

  周修林手里拿着高脚杯,“你想多了。”

  莫以恒戏谑地瞅着他,“听说那天晚上你没回家?”

  “你知道的真多。”

  莫以恒突然咦了一声,“你手上什么东西?被咬了?伤口看着挺久了啊。怎么回事?狗咬的?”

  周修林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轻轻侧了侧身。

  “别用你那双桃花眼看我。干嘛啊?不会是你心上人咬的吧?我说你也真重口味。”

  周修林随手放下杯子,“我回去了。”

  “喂,别走啊。难得聚在一起,晚上二场。”莫以恒搭着他的肩。

  周修林拿下他的手臂,“没兴趣。”

  “切!”

  周修林走到酒店大厅,没想到就看到坐在沙发一角的姜晓。她旁边放着这个深色的袋子,鼓鼓的。

  姜晓打着盹,这两天她总是觉得困的不行,晚上老会做梦。不是梦到周修林,就是梦到一个光着屁股的婴儿,甚至有一天晚上,她还梦到有个小娃娃叫她妈妈。后来她被梦惊醒,一夜没睡。

  她悄悄上网查过,好像酒后对怀孕并不好。她更怕了。

  姜晓睡的不深,察觉到一道目光在看着她时,她眯起眼睛,迷糊地说了一句:“是你呀!”

  周修林居高临下地站在她的面前,似笑非笑,“是我。”

 

 

第三章

 

  姜晓大概怔愣了五六秒,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那随意的口气。她连忙站起身,礼貌而规矩地喊了一声,“周总,晚上好。”

  周修林眯了一下眼,“来找人?”

  姜晓看到他虽然有些意外,不过她也算明白。赵欣然现在是公司要力捧的新星,以后参加这样的活动只会越来越频繁,和周修林的接触也只会越来越多。“欣然今晚要飞B市,充电器和药丢在家里了。”

  周修林看着她脸色略显疲惫,问道:“为什么要跑这一趟?不和她一起去?”

  姜晓摇摇头,眼神闪烁,“我请了半个月的假,要回老家处理一些事。”

  周修林看过她的资料,姜晓老家在晋城北边一所小镇,母亲早亡,父亲是一位画家,常年在外。她中考考进晋城一中,高一在姑姑住了一年,后来姑姑一家去了加拿大定居,她便住校。他点点头,表示了然。“我让蒋勤叫一下她。”

  “别。”姜晓赶紧喊道,脸色纠结。

  周修林望着她,明知故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  姜晓嘴角微动,真让蒋特助把赵欣然叫出来,她这个助理估计也不好再做下去了。可是有些话和周修林她还是难以启齿。“周总,就不麻烦您了。”

  “我不觉得这很麻烦,一通电话。”

  姜晓沉默不语,却皱起了眉头。他难道会不知道她的心思?

  周修林一本正经的模样,让她气的牙痒痒。

  “周总,能不能当做我们不认识,就像以前一样。”姜晓向来习惯了有话直说,她越说越无措。这些日子,她很彷徨。

  她将那夜的事告诉林芜,林芜只说了两个字:

  疯子。

  为爱而疯。

  她知道林芜不是真正像骂她,而是心疼她。

  乖巧而执着的人发起疯来,总是让人意想不到。

  十六岁至今,周修林是她整个少女时代的梦。

  她在日记本最隐蔽的地方写过的名字。

  她一直以为他是这一辈子爱而不得的人,却不想她有机会那么靠近他。

  她就冲动了一次,却将人生的计划打的一盘乱。

  其实,她一点不了解周修林。她知道,他家有钱,他本人有颜,学习好,运动棒。一路走来,他总是在人群中最闪耀的地方。

  也许,她喜欢他,最初的开始就是冲着他的好皮囊。

  高中班主任常说的,梦想一定要有。她当时的梦想就是,嫁给周修林。少女怀春,总会不切实际。

  她依靠着这个不切实际的梦,努力着,考上了大学,后来又经历了转专业。

  可是梦想毕竟是梦想啊。

  姜晓烦躁,“周总,我不打扰您了。”

  话音刚落,前方传来另一个声音。

  “修林,你怎么还没走啊?”莫以恒走过来,惊诧地发现周修林在和一个陌生女人说话。

  周修林回头扫了他一眼,“你先走,我还有点事。”

  莫以恒怎么会走,认识周修林这么久,他可是第一次看到周修林和一个女孩子说了这么久的话,当然周一妍除外。他热情地同姜晓打着招呼,“嗨,你好,莫以恒。”

  姜晓一脸公事公办,表情恰到好处,“你好,莫先生,我是赵欣然的助理。”

  “赵欣然——”莫以恒微楞,“得,我还以为你是修林刚签的新人呢。”

  姜晓扯了一抹笑,“请多多关照。”

  莫以恒也笑着,“那是自然。我刚刚和赵小姐还加了微信,你们周总好眼光,总是能挖到有潜力的新人。”他向来有女人缘,很会和女士聊天。什么人和他在一起都没有压力。当然莫以恒也是有审美标准,能和他说的上话的,都是大美女。

  周修林不动声色的站在一旁,他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姜晓,这会儿她倒是十足的助理身份,懂得为艺人抓机会。

  华夏有这样的助理,是签约明星的福气,也是他的福气。

  莫以恒被一个电话叫走了,离开时他给了姜晓一张自己的名片。

  姜晓欣然收下,带着几分不好意思,说道:“莫先生,抱歉,我还没有名片。”

  莫以恒促狭地看着周修林,“周总,我建议华夏应该主动给员工印名片。”

  周修林脸上一直没有什么表情,“你的意见我会考虑的。”

  等莫以恒离开,周修林问姜晓,“助理都像你这样?”

  姜晓明白他的意思,“小助理也是有人生目标的。”

  “比如?”

  姜晓眉眼清亮,有些犹豫,还是实话实说,“我要做一名金牌经纪人。”众所周知,明星风光背后,经纪人必不可缺,优秀的经纪人对明星的发展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华夏影视现在最厉害的经纪人张瑜,一手将程影推到现在的地位。程影27岁就能摘得数个影后桂冠,不得不说这些离不开张瑜的能力和人脉,毕竟合作需要她去牵线搭桥。

  周修林不禁一笑。二十二岁的年纪,刚入社会,满怀梦想,充满干劲。“这条路不容易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她忽然一笑,露出了右边的一颗小虎牙,甚是可爱。“我给自己三年时间。”

  “看来你不准备长期在华夏了。”

  “不不不——”虽然这是事实,您也不需要这么直接说出来啊。他们这个圈跳槽早已司空见惯。

  周修林凝视着她,眉眼浮着笑意。

  姜晓干咳一声,“周总,我不是那种人。”

  “哪种人?”

  “忘恩负义啊,我是在华夏成长的,不到万不得已,我不会走人的。”

  “那我可不能让这个“万不得已”出现。”他不想打击她,以她的条件,三年怕是完成不了这个目标。

  姜晓有些错愕,不过也没有深想。

  这样的一言不语,气氛轻松,让她的紧张渐渐消失,心底莫名地感到心安与平和。

  如果没有那一晚,他们也许也不可能有交集。

  或许这样也不错,能和自己喜欢的人,浅浅细语,也不失为一件悦事。无欲无求,另有一种安排。

  姜晓看了看时间,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。周修林不主动走,她有些为难,总不能赶他走吧。她这晚饭还没有吃,从宿舍到赵欣然公寓,又从公寓到酒店,来回折腾了两个小时,整个人又饿又困。

  这会儿服务员给隔壁桌的人上了两杯咖啡,平时醇香的咖啡味,现在她闻着胃里一阵翻涌。尽管她竭力忍着,可还是没忍住那种恶心感。

  姜晓突然捂住嘴巴,一脸惊愕。“周总,不好意思,我晕车反应,先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  “姜晓——”

  周修林站在原地,目光沉寂如深海。

  久久也不见姜晓从洗手间出来,周修林转身出了大厅。

  司机已经在外等他很久了,“先生——”

  “去华夏酒店。”他坐在后座,闭上眼睛,大脑还浮现出刚刚在酒店的那一幕。以姜晓165的身高,骨架小的关系,其实她属于偏瘦型的。她的衣服总是显得有些宽松,也不知道是衣服买大了,还是就是那种款式。周修林想到一年前,他去片场探程影的班。当时她也在片场。大夏天,天气暴热,四十一二度的气温,拍古装剧演员穿的多,发型复杂,人特别遭罪。小助理们自然也十分辛苦,打伞、扇风、端茶递水。姜晓一直默默撑着伞,从周修林过去,一直到离开,她都在那儿,一手给当时她跟的演员撑伞,一手扇着风。

  那天她穿着一件白色棉麻复古式的连衣裙,裙子盖到了小腿肚。那时候的她梳着刘海,还留着及腰的长发,头发很软,整齐地披散着。她站在那儿,丝毫看不出一点不耐。神色淡淡的,皮肤在阳光晶莹透白,眉间透着恬静与坚韧,让人莫名地想要多看几眼。

  因为他多看了一眼,程影顺势看过去。“小姑娘来了一周了,很能忍。”

  “很少听你夸人。你想要过来?”

  “这倒没有。她还是学生,不过她绝不会如此。”

  周修林笑了一声,收回视线,上了车,离开了影视城。

  一年后,他没想到再次遇到她,她已经成了公司即将力推的新人赵欣然的助理。周修林不得不承认,他猜不透姜晓的想法。

  许久,他拿出手机,沉声说道:“查一下姜晓的近况。”

  姜晓以飞快地速度跑进了洗手间。等她吐完,整个人无力地撑在洗手台上。她拿出手机飞快地在百度上查询——怀孕多久会有反应。

  网上写的清清楚楚,她越看越担心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出现怀孕反应,难道是看到周修林心理受刺激提前反应吗?

  这小种子和他爸有心灵感应了?这么快就迫不及待地开始互动了?

  姜晓用冷水拍拍脸,看着镜中的自己,她轻轻叹口气。她一直觉得,作为父母,如果决定生孩子,那一定要对孩子负责。如果不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庭,那就不要选择生孩子。

  她想,她不能再拖了。

  最迟后天吧。

未完待续,后续内容更加精彩
微信未删减内容更加精彩

微信搜索 看会书吧 关注回复: 亲爱的爱情 即可继续阅读 !

姜晓,周修林
阅读 10万+ 190
精选留言
用户头像
95278
偷吃鱼的猫

能用微信看小说真好,用微信搜索 看会书吧 关注回复: 亲爱的爱情即可继续阅读 !

16小时前
用户头像
20460
不加糖的咖啡

太好看了,害我一天什么事都没干~

8小时前
用户头像
8886
小婷婷℃

后续情节真是一波三折,所以不得不留下评论,安利给你们。

1小时前
NO.1
天价灰姑娘
天价灰姑娘
女生爱看

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沐暖暖慕霆枭,此书又名顶级宠婚:闷骚老公坏死了。为了同父异母姐姐的幸福,她被迫嫁给又丑又不行的慕霆枭。然而新婚之夜却充满着惊喜,丑男变男神,他们的伪

1
天价灰姑娘
女生爱看

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沐暖暖慕霆枭,此书又名顶级宠婚:闷骚老公坏死了。为了同父异母姐姐的幸福,她被迫嫁给又丑又不行的慕霆枭。然而新婚之夜却充满着惊喜,丑男变男神,他们的伪

2
道士房东,快开门
魔幻灵异

被男朋友扔在了高速路上,却被一个帅道士捡走了。没想到,整天见鬼不说,还要天天求爱占便宜的道士开门救命……

3
都市美艳后宫
都市生活

如此的刺激,如何让妈妈温碧芸忍受的住。她身体某一处已经泛滥成灾,急需要按抚及强大的入侵,可是偏偏引诱出自己的情欲并且给自己按揉的是自己的亲生儿子,她始终强忍着不敢

4
娇妃记:帝王囚爱
穿越架空

一朝穿越,本以为可以舒逸自由的过自己的小日子,吃吃美食,逛逛江湖,想法很美好,可现实很残酷,选秀,呵呵,她才十三岁啊,到底是要逆流而上呢,还是要顺流而行呢,好吧,

5
请叫我有钱人
武侠修仙

我妈身份神秘,无论什么人,竟然都得给足我妈面子。她老人家没有其他愿望,唯独想让我多生几十个孩子,只要谈恋爱,十个亿算什么,钱就要花在女人身上啊!唉,我也想沉迷学习

看会书吧
打开微信“扫一扫”
关注上班看小说神器